我們再把時間拉近到前年11.12月左右,這是另外一個故事了,那時我正勤奮地準備國考,可能因為壓力的關係,導致身體出了一點小狀況,必須每週到健保局的附屬醫院回診,到醫院是一件既痛苦又無奈的事,首先我必須挪出一大段寶貴時間看診,還必須在充滿病菌跟消毒水味道的空間裡等待叫號,有需要到醫院的人除了身體上不舒服之外,心裡上多半病痛也被折磨得難過萬分,因此,空氣裡種是充滿著某種程度的不安與悲苦
這家醫院我個人認為是十分不注重病人隱私的,為了行政作業上的方便,前面一號的病患還在看診時,護士就會請下一號的病人先到診療室內確認健保卡資料之類的手續,因此,前一位病患無論是哪個部位出了什麼樣的問題,你都可以參與他的病情,好像你是陪同他來看診的家屬,更糟的是如果遇到大嗓門一點的醫護人員,你在門外就可以像收聽實況轉播一般聽到"XXX手上長了疣,下禮拜要來作冷凍治療""XXX某處長了顆痣要作切除"對每一位病患的情況瞭如指掌,我記得皮膚科對面的婦科也是如此.總而言之,整個過程就是個煎熬,在那種環境下想背個法條轉移注意力都沒有辦法.

到醫院回診了2~3次以後,我開始可以認出一些熟面孔,也許是因為像我這樣年齡的人大部分都還必須上班上課所以沒辦法在下午的時段看診,因此,所見的大部分人都是上了年紀的人,而且大部分都是獨自來看診的,有一次準備下電梯的時候被一個攙著一位80幾歲老婆婆的中年婦人叫住,他請我陪老婆婆到樓下付款領藥,我才知道老婆婆是獨自到醫院來看病的,那位中年婦人也只是到醫院來就診的病患,並非他的親人,老婆婆連走路都十分困難,她說"我脊椎受過傷的,現在老了看那個地板,好像會浮一樣,踏不準的,看了會怕阿!"醫院裡還有許多像她這樣的老人,我疑惑的想著"他們的親人呢?怎麼忍心讓他們獨自到醫院受苦?"

每一次回診我都會先搜尋一對讓人印象深刻身影,是一對老夫婦,每個禮拜都會來,就診的是柱著柺杖的老先生,很斯文的一個人,以他的歲數來說頭髮算是茂盛的,嘴上還留著白色的八字鬍,即使因為年老而有些駝背但瘦高的身材(有接近180公分這麼高吧)不難讓人想見他年輕時瀟灑的模樣,從他頭上那頂日據時代的人愛戴的草編帽子和刻意燙過的襯衫跟格紋西裝褲,可以看出那是妻子用心幫他打理過的,老先生的行動十分遲緩,大概需要花上10幾秒才能挪動一小步,因此行動全靠那枝柺杖和他的妻子,老太太的身體倒是十分硬朗行動也很靈活跟一般人差不多,老先生似乎同時掛了許多科,老太太會注意掛號燈上的數字,然後回頭跟老先生說"你先坐在這邊等我",再拿著病歷來回於不同的門診之間,先把病歷交給各科醫師後,再回來攙扶老先生一步一步地前進,每一個禮拜都是如此,我從沒見老先生自己來醫院,有一次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事情耽擱了,到了門診快結束的時間他們才出現,急著下班的護士很生氣大聲嚷嚷道"怎麼到現在才來,醫生都要走了,讓人家在等你們......",老太太趕緊在一邊陪不是"真的很抱歉....."一邊安慰老先生"沒關係的,醫生還在....'

每回我見到攜手出現他們再對照其他獨自就診病患們,心中總是有很深的感觸,<詩經.邶風><擊鼓篇>裡有一段經典詩句仍傳頌至今"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張愛玲<傾城之戀>范柳原曾對流蘇說道"......那是一首悲涼的詩,生與死與離別,都是大事,不由我們支配的......可是我們偏要說"我永遠和你在一起;我們一生一世都別離開"-好像我們自己做得了主似的"
依我看來生死不由人的確是無奈的事實,但不代表人與人間的愛情就下不得承諾,就因為人生無常才更顯得人世間的情感經得起無常考驗的珍貴,我想我期待的不是天長地久或海枯石爛那樣的浪漫誓約,也不是童話故事裡"公主和王子從此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圓滿結局,我也早已明白生老病死.悲歡離合才是人生的真實景象,因此,如果有一天,我遇見一個人,我若願意與他分享快樂與愁苦,我願意讓他看到我的優點與缺點,我願意在白髮斑斑的時候還拉著他的手到醫院看病,甚至有一天我必須在病榻旁替他翻身擦背,然後說說年輕時候的往事.聊聊最近的天氣.抱怨哪個鄰居的不是.....,那麼他就是我願意託付終生的人.

而今天,如同你們所見,他出現了,那個我將心甘情願付出且無怨無悔一直到老的人.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finingfelicity 的頭像
definingfelicity

幸福的定義

fioname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